顾十六

JOKER

曲终

#蓝二哥哥寻妻十三载

1.“叔父。”
蓝忘机起身,体力不支甚至晃了晃身形,靠避尘勉强站稳,一身白衣浸透了血迹,抹额上的卷云纹也染的狼狈不堪,可雅正之态不失,对三十几位前辈微微颔首。
见他仍挡在魏无羡身前,蓝启仁悲极怒极,颤抖着手:“不孝之徒,真是..真是罔顾人伦。”
蓝曦臣默立在旁边,深蓝的眸子死盯着他,他看见那双琉璃般的眼中有愧疚,有倔强,有执念,还有很深的爱。
“对不住。”
“给我解释!”蓝启仁不甘,这可是他最得意的门生。
“没什么好解释的,就是这样。”
“造孽啊,真是造了孽..”几位前辈无不愤慨,在堂堂含光君眼中,姑苏蓝氏竟比不得一个夷陵老祖了吗。
忽然魏无羡呻吟出声,他紧闭着眼昏迷,或许是伤口实在很疼。
蓝忘机眼色沉了沉,又道:“叔父,对不住。”
他一手抱起魏无羡,搂着他的腰,一手拄剑。
“让我走。”
“我会回去领罚。”
“简直大逆不道!”
见他们没有要避让的意思,蓝忘机把魏无羡轻轻安置在旁,避尘出鞘,清冷的剑锋直指众人。
“哈哈哈哈哈含光君,你,你这是要杀了自家长辈啊,夷陵老祖怎么迷了你心魄?”
“心甘情愿。”

2.蓝忘机御剑把魏无羡送回了乱葬岗,方才和蓝启仁他们一战,身上又添数道血痕,当真触目惊心。
伏魔殿,蓝忘机半蹲在破塌边,魏无羡呼吸均匀下来,蓝忘机犹豫着伸手,触了触他微颤的眼睫。
“魏婴,我走了。”
“魏婴,你要保重。”
“魏婴,你等我回来。”
他终于转身,身后一只冰凉的手却追上来,攥住他衣角。
蓝忘机肤白不透红,可耳垂悄悄染红了些。
他皱眉,极不自然的将唇覆上塌上人的眉心。
生疏的,没有温度的吻。
却使魏无羡安了心似的,不安分的手垂了下来,乖乖摆在胸口。
蓝忘机没再回头了。
他不得不走。
他不只是蓝忘机。
他还是含光君啊。

3.蓝忘机一身暗红的血,抹额取下来了,被他紧紧攥住手中。
他已经在规训石前跪了不知多少时辰。
避尘剑和忘机琴被收在一边,蓝忘机不去看它们,闭着眼睛默背蓝氏家规。
可明明他一条也没犯过。
他只是爱了一个不该爱的人罢了。
蓝曦臣从一开始就站在蓝忘机身后,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腿站得都麻木了。
“忘机累坏了吧..”
心疼是心疼,蓝曦臣还是抑住了把他拉起来的冲动。
三十多位同脉同源的修士,竟都被他打成重伤。
“跪好了!”蓝启仁略显沙哑的怒喝被风吹得有些无力。
蓝启仁扬着的,是戒鞭。
戒鞭堪堪落在蓝忘机背上,鞭得狠极。
“第一鞭,罚你善恶不分!”
蓝忘机咽口差点涌出一口浊血,他不示弱,生生咽了回去。
“第二鞭,罚你枉视规训!”
蓝忘机被打得身子一歪,一手撑地。浸了血的白衣从肩头拂下来,袒露的背脊两道鞭痕赫然在幕。
“第三鞭,罚你目无尊长!”
蓝忘机这口血终于捺不住,狂涌出口,他猛咳一阵清了清嗓,重新跪好。

4.蓝曦臣没忍心,偏过头先回去了,他知道叔父不会轻饶了忘机,但肯定多少于心不忍,这戒鞭,算是轻的了。
蓝曦臣转头又回去了。
该打完了吧。
正迎上攥着戒鞭回来的蓝启仁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。
“叔父,忘机呢。”
“还在规训石那边跪着吧,一会你送他回静室面壁思过。”
蓝曦臣看叔父怒意未消,小心翼翼道:“您,打了几鞭?”
“..三十多鞭吧。”蓝启仁按了按太阳穴,眼中一闪而过一丝悲凉,随即又黯淡下去。
三十多鞭!
蓝曦臣奔回规训石时,就见蓝忘机伏在地上,背上交杂的戒鞭痕道道绽着血肉,哪里像个仙门名士。
一边的小修士见泽芜君回来,个个都泣不成声:“泽..泽芜君,含光君他..”
蓝曦臣脱了家袍给蓝忘机止血。“快请仙医来!”
忘机,你怎么傻成这样..

5.一晃三年,说是面壁思过,但蓝忘机根本是重伤难行。
养了一年半载的伤,等能坐起来时,他就常趴在窗口看魏无羡送给他的那两只兔子。仿佛总有个清朗的声音在唤他“蓝湛,蓝湛!”
蓝忘机又失了神。
“魏婴,你还好吗。”
三年禁足期过,蓝忘机避了耳目匆匆赶去乱葬岗时,满山的焦木仍滋滋作响,伏魔殿也塌了一角,他慢慢走进殿中,里面却是连当年那方塌也不见了。
“魏婴,魏婴..”
蓝忘机没感觉到他的迹象。
或者说,是没感觉到他活着的迹象。
我不是说好叫你等我的吗。
蓝忘机眼底星光彻底熄灭了,他又在乱葬岗转了半宿,除了在烧得炭黑的树洞中寻得一小儿之外,一无所获。
这小儿,大概就是他救下的那个温苑了吧。
蓝忘机下山,熙攘的闹市上人声嘈杂。
“夷陵老祖死了,大快人心!”
“哈哈哈哈听说是四大家族宗主带人把乱葬岗一锅给端了!”
“我怎么听说是他修炼邪术被反噬、受手下鬼将撕咬蚕食而死的呢。”
“不管怎样!这就叫现世报啊!”
蓝忘机听不下去了,抱着温苑的手越收越紧。
他怒喝一声,震退了众人杂七杂八的闲语。
蓝忘机动了杀心。
众人反应过来时,就见一道白影御剑离开了。
身后不明所以的暗骂声一片,蓝忘机攥紧了拳狠背蓝氏家规。
怀中温苑抬头,盈着水波的眼睛眨巴眨巴的:“买东西的哥哥?”

6.温苑是个乖巧的孩子。
蓝忘机抱着他去找蓝曦臣,执意要留他在云深不知处。
蓝曦臣扶额,蓝忘机当年找他想养兔子时的眼神,竟跟现在现在一模一样。
蓝启仁也没过多反对,一来温苑有灵性,心又不坏,二来,也算成全忘机的。
“温苑,以后,你姓蓝名苑字思追。”
蓝忘机替他取了名就入了蓝家。
思追思追,思君不可追。
蓝忘机对他很是上心,亲自教他功课教他练剑习琴。
思追常见含光君望着窗外的一堆兔子出神,懂事地不多追问。
“思追,你过来。”
蓝思追不解。
含光君抱着他想了一会,把他放进兔子堆。
“唔唔?”
蓝思追小小的身子埋在雪白的兔球中,正要爬起来,可他的抹额被一只胖兔子压住,猛一下又被埋进去,一张口便咬了满嘴兔毛。
忽然思追听得含光君笑出了声。
含光君不常笑。
蓝思追眨巴眨巴眼睛惊奇的盯着含光君勾起的嘴角,也不挣扎了,安安静静埋在兔子里。
静室西边过来一人,一身紫袍乖张,清晰的指节上配着一枚指环,电光流转。
蓝忘机瞬时敛了笑意,把蓝思追抱起来。
“江宗主,陈情在你那。”
“是。”江澄闻言,不动声色按了按腰间黑亮的鬼笛。
“收好它。”

7.蓝忘机逢乱必出人尽皆知,大小妖物对含光君的大名可是闻风丧胆,含光君仙门名士的地位愈发高了。
蓝忘机除妖后习惯问灵。
旁人不解,只当是含光君在劝诫此等魑魅魍魉。
其实也不假。
“尚在否?”
“在何方?”
“可归乎?”
忘机琴音堪堪而落,悠长的余音萦在指尖散去。
俱无应答。
魏婴生前多与非人为伍,死后,他的行踪,这些妖魔鬼怪知道一些也说不定。
蓝忘机坚信魏无羡不会死的。
哪怕是神魂俱灭。
这九个字,含光君一问便是十三年。

8.大梵山斗食魂天女。
蓝忘机早看这个莫玄羽不对劲。
金光善私生子,纠缠金宗主,出了名的断袖,怎的这娇纵性子和魏婴如此相像。
想罢,他微不可觉的叹了口气。
一曲忘羡。
这曲子用破笛吹出来,却还是和缓宁静。
魏无羡本想吹笛招凶尸,转念又要避人耳目,下意识的,这曲忘羡的旋律,怕是在他身死的十三年里,早就刻骨铭心了吧。
曲终,蓝忘机怔住,握着避尘的手僵在那儿。
不会错的。
屠戮玄武洞底,那个病恹恹的人还是一副笑脸磨着他要他唱歌。
他只给一人唱过这歌。
那人,叫魏无羡。
蓝忘机上扬的嘴角被他压了回去,一副严正端方,白素衣襟起舞。
不失礼仪,不容置喙。
“这个人,我带回蓝家了。”

评论(4)

热度(26)